• 土地二胎利率多少免費諮詢試算
  • 建融嘉義義竹建融
  • 二胎房貸 二胎房貸 銀行利率多少免費諮詢試算
  • 房貸二胎 什麼是房貸二胎任何問題免費諮詢

二胎,二胎房貸,二胎房貸利率,二胎車貸,二胎房屋銀行,二胎借貸,請洽0975-751798

農地貸款 土地貸款成數 土地貸款利率 土地貸款試算 土地貸款年限 土地貸款利息,請洽0975-751798

二胎代償,二胎利率,二胎指南,民間二胎貸款,民間二胎房屋貸款,請洽0975-751798

建地貸款成數 買建地貸款 自地自建貸款 建地貸款銀行,請洽0975-751798

一胎土地融資金額:13.6億元(16億元(假設)8成5) 年利率8% 還息不還本
每月應繳金額:907萬元(0.67%)
開辦費1%1360萬元
限公司法人
(綁約3個月)

車貸利率,車貸試算,車貸銀行,車貸條件,車貸遲繳,車貸利息,請洽0975-751798

信貸利率,個人信貸,小額信貸,信貸試算,信貸銀行,信貸條件,信貸比較,請洽0975-751798

房屋2胎,房屋2胎利率,房屋2胎銀行,房2胎,2胎車貸,2胎增貸,請洽0975-751798

整合各家銀行貸款方案(免費諮詢看看):

http://bossbank.com.tw/
房屋二胎年息6%
7年本利攤,最高9000萬
每借100萬,月還14,609元
平均每月還利息2,704元,本金11,905元
7年84個月總計還122.7萬

全省農地建地個人貸款,
一人500萬,15年還, 年息4%
每借500萬,月還36,985元

公司信貸五千萬7天速撥 (三5)
建地年息8%
房屋二胎6%
公司名下房屋貸9成
全省農建地個人貸款年息4%

新聞來源http://news.hexun.com/2013-04-08/152924163.html

建融新北蘆洲建融和訊網消息 4月6日到4月8日,博鰲亞洲論壇2013年年會在海南舉行,和訊網全程報道。以下為“博鰲文化分論壇”部分文字實錄:蘇彥韜:大傢下午好!非常歡迎各位參加2013年博鰲亞洲論壇文化分論壇,我是今天的主持人。美國好萊塢中美電影節組委會主席蘇彥韜。今天非常高興主持本屆文化分論壇,首先介紹一下臺上各位嘉賓朋友:美國電影導演、編劇、電影音效設計師李察·安德森先生,奧斯卡得主,曾經制作過包括《星球大戰》、史瑞克、蝙蝠俠,他得奧斯卡的電影是《奪寶奇兵》。他很自豪的告訴我,他發明瞭機器人和外星人的聲音,曾經用72個聲軌合成蝙蝠俠車引擎的聲音,近年他也從事導演和編劇的工作。“川制作”導演兼總裁陸川先生,我看過的是《可可西裡》,這部電影深深震撼瞭我,我非常欽佩他對電影藝術的熱誠,他每一部電影都讓我們看到陸川式的電影精神,我們今天非常期待他的高論。下一位是我的好朋友,中美電影節共同主席:美國魯迪摩根集團總裁安德魯·摩根,從事電影制作超過40年時間, 從早期的李小龍先生的《猛龍過江》,到後期的《教父》,今年的中美合作電影:《如果·愛》、《投名狀》、《門徒》,他制作的電影獲得過奧斯卡和金球獎的獎項。華誼兄弟(300027,股吧)傳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王中軍先生,他在過去這麼多年來一直作為中國影視和娛樂行業的領軍人物,可以說是中國電影和文化界的標桿,一個傳奇人物,我們期待他的高見。中國影視第一制作人張紀中先生,他的制作在過去有新版西遊記,激情燃燒的歲月等一系列優秀的影視劇出自於張紀中先生。今天臺上幾位將會透過交叉分享,從導演、制片、媒體、技術等各個層面跟各位解析電影和傳媒在跨國界文化傳播當中所扮演的角色和他們的未來,希望借此消除不同種族的文化和政治隔閡,促進不同文化之間的理解、交流和共存,現在開始今天的論壇。首先第一個問題,請每位嘉賓用2分鐘介紹一下他們心目當中未來的電影是什麼樣的,首先請陸川先生。陸川:主持人所說的未來電影指什麼?陸川:這兩年在中國電影行業工作中感覺到中國電影的巨大變化,我開始做電影的時候是中軍先生幫助我,做瞭人生中頭兩部電影,那時候的中國電影市場非常艱難,導演拍片的機會比較難得,而且那時候的方向和現在完全不一致,制度也不同。經過十幾年的變化,到今年2013年,我感覺中國電影面臨很大的變革,在電影選材和制作、運作,包括觀眾的成長、影院的成長會推動電影的變化。剛才您提的問題也是我思考的問題,但實際上沒有特別明確的答案。我覺得未來中國電影市場 上,我不敢說未來全球的電影,作為中國電影娛樂化是必然的趨勢,娛樂化會帶來對電影本體的沖擊。還有3D技術,觀眾會成為投資影片和導演選材影片中成為越 來越多考慮的因素,甚至成為主流的因素。媒體對電影的評判更多傾向於數字化評判,就是票房的評判。經典電影時期的藝術性會推為其次或者更其次,我覺得未來中國電影可以看到的是市場化、類型化,至於10年之後現在說還太早。蘇彥韜:無論形態和內容,你心目中未來的電影是什麼?李 察-安德森:我同意剛才陸川導演所說的話,我覺得主要是要娛樂大眾,這是電影最終的宗旨,當你說到各種技術的因素,對於觀眾不註重技術,他們隻是想看感興趣的故事,對於技術層面他們不那麼感興趣。我覺得未來的電影和現在的電影不會有太大的區別,屏幕大小會有變化,但觀眾體驗差不多。王中軍:我覺得電影別說未來電影瞭,因為未來從哪天計算呢?我還是說今天因為在中國,在博鰲亞洲論壇上,話題是文化分論壇,趕巧在座是電影電視相關的,話題很難跳出電影電視。我們在座的嘉賓視角不一樣,老先生是純技術人員,有電影導演、電視劇導演,有制片人,我是電影公司的老板,跟他們考慮的角度不一樣。像剛才說未來電影,陸川說的挺有意思,我非常贊同他的說法,起碼短時期內中國電影有點娛樂化,特別是泛娛樂化,怎麼迎合觀眾開心、一瞬間的娛樂,特別是短短一兩年有很大的證明,嚴肅題材或者導演個性化的一種探索,每個人很執著但沒有人給他買單,造成瞭投資人和導演之間肯定會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中國電影肯定在最好、最快速的成長時期,首先是具備瞭一定的產業化,中國現在談文化產業,其實中國文化產業很多行業是不能產業化的,恰恰我們從事電影還可以有規模,有產業化。假如你說話劇,7、8個人在臺上來回演怎麼產業化?演瘋瞭沒有人多少看,小話劇場效果非常好,進來300人,一年演多少場?沒有多少人看?穿透力、 影響力和規模和電影不是同一個東西。電影由於電影院、終端和媒體的發達,現在中國單日票房挑戰1億多人民幣,平均30元,每天進電影院。現在中國一流的商 業電影有3000萬人進電影院,瞬間20多天,電影是可以談產業化的文化產品。我覺得機會給瞭我們在座的,不管是陸川、摩根還是紀中,陸川和紀中都跟我有關系,我都當過他們的老板,摩根我們也合作,在座很多人趕瞭中國很好的機會,中國電影,甚至從商業上有可能挑戰國際上最高的標準。因為市場給瞭,3、5年 後中國上映電影可以沖擊3億和5億美元,完全不可同日而語。所以對技術的要求和各種訴求能達到瞭。我原來拍陸川第一個戲,在我辦公室說半天就給100萬美金,今天用100萬美金連演員都請不到瞭。《手機》是2003年拍的,非典那一年,為什麼那麼敏感?我拍那個戲的時候不能拍瞭,北京人到外地拍不讓去,正 好十年。《手機》影響那麼大的電影,5000萬的票房,當年的觀眾,現在迅速出現兩個12億的電影。可以看市場變化,中國電影影響力越來越大,現在因為渠道問題不太在意,但5年後很難說,中國本土電影做5億美元就有力量做出去。外國第二代,我不知道摩根第二代怎麼做,有的第二代子女說想好好幹先學中文。我覺得規模會越來越大,逐漸向一流電影邁進,謝謝。安德魯-摩根:我說中文還是英語?我很同意王先生剛才所說的話,從我的意見,因為我在亞洲待瞭40多年,我開始在香港,我現在看中國,我十幾年前就來到中 國,我看到中國的變化。我記得香港1972年,那時候我在嘉禾電影公司,那時候是比較小的公司,但我們有很大的夢想。那時候有一個小中國演員李小龍,那時 候他沒有那麼火,我保證!我們都是年輕人,他有一天告訴我他的夢想,他說你知道在美國沒有中國的大演員,我希望我是頭一個中國人代表亞洲在好萊塢,那時候我很驚訝,嘩,這是很大的夢想,怎麼做?他說慢慢一步、一步,他拍瞭兩個小電影《唐山大兄》,然後開始拍第三步電影,請老外跟他一起拍。沒有拍完美國公司 跟我們商量,能不能合作?我們開始商量做一個劇本。那是頭一部中美在香港合作片,我們不知道他那麼快去世瞭,這是40年之前。今年4月19日在好萊塢播,他覺得這是最漂亮的中國功夫片子,但我們那時候沒有想到這個事。10年之前到現在,王先生、陸導演和所有的朋友開始一步、一步改變中國的做法,現在可以有國內的市場,過5年全世界最大的市場是中國,那時候有可能我們開始拍片子會有新的演員,我不知道是誰,我肯定有新的李小龍,不是打功夫,就是非常有天分的中國人可以代表中國人在好萊塢,做全世界最大、最火的演員。我們拍藝術片,中國也知道今年的娛樂是明年的文化,40年之前不是講文化,現在覺得李小龍的電影是文化。剛才王先生說瞭別的事,別的演員,不管拍電影、電視劇都一樣,一步一步變成文化,因為這是交流。我最喜歡往前走,因為現在什麼都比較幹凈,我們 都拍片子,我們不要反對政府,這非常重要。蘇彥韜:他強調走在娛樂最尖端的就是未來的文化,他不追求今天的文化,為文化而文化,不如追求時尚的合作作品。他是很時髦的一個人,所以那時候拍《功夫》和黑社會電影,和他的搭檔拍電影,一個是李小龍,一個是教父系列,40年之後都變成瞭文化。我們請張紀中先生談一談。張紀中:今天提的題目很大,談未來電影,未來是什麼樣?誰都不能夠預測,但是有一點,不管是昨天、今天還是明天,電影總是集合瞭所有藝術元素最佳的表現形式,這才是電影的魅力。所以不管是3D還是什麼,內容決定瞭魅力,形式也決定瞭魅力。我覺得電影的發展,所有世界的人的目光都看到中國的巨大市場,電影需要夢想,不像電視劇,電視和電視商業化的市場不一樣,電影更需要有制作感的東西。中國電影未來的發展應該向電影產業化的發展方向去走。所謂的產業化,我覺 得美國可以說形成瞭一個完整的電影產業化,這個產業化就是各個部門專業化的集成,我覺得就是產業化。我到美國多次,我有很深的感受,中國所缺乏的你說是娛樂化也好,是什麼也好,現在拿不到大的制作出來,沒有拿到大制作出來並不是不想拿到,是沒有這樣的產業化的鏈條,我覺得這是中國電影在制作上,現在正好是 一個很好的機會,這個機會從我們現在開始逐漸有好萊塢的制作團隊,他們紛紛願意到中國來,他們應該是帶來制作的方式。因為電影本身的發展就是隨著科技發展而發展的工業、產業,從黑白片到無聲片,到有生片,一直到彩色片、寬熒幕,到數字,到3D,我覺得跟所有的技術、科技是分不開的。不用說今後的幾年,我相信速度會非常快,而且我也相信美國好萊塢的好的制作方式會向汽車工業一樣。其實我覺得中國的汽車工業發展,將來可以看到中國電影產業像中國汽車工業和外國 的合資,會產生更有強大生命力的作品,這是我的看法。蘇彥韜:講到技術我們請李察·安德森談一談,李察·安德森先生一直做技術方面的工作,從技術層面展望未來的媒體,用技術層面看看未來媒體的形態和生態會有什麼樣的影響嗎?李察-安德森:這是美國最後一年用35毫米發的電影瞭,以後都用電子數字化的電影,不斷出現很多、很多的變化,用什麼樣的計算機肯定是不斷地變化。工程師總 是說要是這樣將來機器會更好,我們很難說到底未來是什麼樣的數字體,但可以肯定未來越來越走向數字化。電影院差不多,大同小異,大傢看屏幕放映,有一些不同的模式,比如說在你的頭頂上,在你的後面等等。我做導演不想這樣,我覺得應該很舒服的看,有一個人在做這個、做那個,應該這麼幹,不希望你轉過頭看其他 地方。所以屏幕會更高、更寬,在周圍的揚聲器、音響更多,就像立體化,就跟現在的色彩標準、音響標準一樣。3D沒有走到盡頭,很多人不喜歡3D,但未來一 定是一種選擇。王中軍:中國電影國際化不是內容走不出去,還是公司實力和渠道。馮小剛導演2005年拍的《集結號》,把連長換成美國上尉,打狙擊戰,回來找兄弟,故事賣給 非常好,因為是中國導演,演中國兵,是華誼兄弟比較弱小的公司做這個電影,所以沒有渠道能力走不出去。如果這個電影是華納的,講的是長青湖之戰,我覺得跟《大兵瑞恩》沒有區別。說周星弛的功夫老外非常喜歡,但在美國沒有賣得很好,這還是營銷問題。中國電影談國際化,中國電影的電影人談國際化應該是國際的管 理理念,這是很重要,不是今年有一部電影,中國賣瞭2億美元,到海外也賣2億美元,這是未來的。作為中國的領導者要判斷中國團隊管理理念國際化。就像張紀中講的分工專業化導演幹什麼,制片人幹什麼,公司發行老板幹什麼,國際化應該從這個角度。中國國際化一定是順勢而為,自然而然,我強調中國沒有大公司,華 誼是中國最大的電影公司,我們市值20億美金那麼努力,美國一線傳媒公司是400億美元,公司不是一個當量。拍一個電影必須和美國迪士尼競爭,這個故事講不圓。我的最大潛力,不管是我還是我們的同仁,首先努力開拓自己的市場,中國單戲在國內賣5億美元,我的投資能力,整合海外渠道能力都會起來,我對國際化是這麼想的。蘇彥韜:有一個問題請教王中軍先生,從您的角度來看,中國電影市場國際化和本土傳統文化之間是什麼樣的關系?王中軍:博鰲亞洲論壇,我不是導演,我想更宏觀的說一說,從電影角度。電影產品的魅力不光光是票房,有關中國在知識產權保護問題上大量的收入來源於票房,90%,實際上票房在國際上成熟國傢、成熟地區隻占30%,70%來自衍生品和知識產權保護。經常有記者問,王先生你說你的電影被盜版損失瞭多少?怎 麼計算,損失70%,我隻有90%來自於票房,10%來自其他的版權交易,50%去哪裡瞭?偷掉瞭。中國的社會環境,人的綜合素質,最明顯和西方的朋友在 一起說謝謝機會非常多,這是不是國際化?我們說謝謝特別少,你買地鐵票說一句謝謝有什麼累的?但我們很少說謝謝。中國各方面國傢進步、素質提高,我們國際化戰略會越來越多。我自己在努力的開發在中國本土,在電影票房之外能夠帶來,為電影公司也好,對投資人帶來什麼收益,這是我考慮的問題。我肯定不會考慮張 紀中導演下一步戲的技術怎麼做,那是他的事,他去完美。假設陸川導演下一個要個性化到什麼程度?從我的角度怎麼擴大。我們公司拍兩部的《非誠勿擾》給海南帶來多少生意?沒有《非誠勿擾》不知道“鳥巢”,他自己感覺自己是旅遊大亨,完全是電影的魅力。在海南說海南的事,我們華誼兄弟努力的拓展產業鏈,在海南放瞭第一傢以我們電影命名的旅遊小鎮,我們叫電影公社,有幾個非常超大的棚,我們到澳大利亞看有水下拍攝,有開棚的,有自然光的,中國現在放在什麼地方? 海南很適合,陽光非常好,拍攝期這麼長,全年可以拍攝,有一個棚,有非常不錯的東西,導演就願意到這裡來。今天關機早一點還可以打高爾夫,還可以練一練。很多城市說中國好萊塢,好萊塢具備天然的,首先是陽光,海南陽光真有可能不刻意做好萊塢,放20年就是中國好萊塢,因為條件夠瞭。還有企業人為把拍攝技術、周邊服務等等做好,我覺得這就是一傢電影公司應該考慮的把衍生品怎麼做得更有意思,我是這麼想的。蘇彥韜:陸川導演您談談,東西方文化在電影和傳媒當中如何共融,產生正能量?有沒有您的影視作用,或者在影視道路當中碰到過由於東西方文化差異受到阻力的案例有沒有?陸 川:頭兩部戲都和中軍老板一塊做,也是他支持我。說一個很有意思的,拍《尋槍》,電影節選片,選片人跟我說《尋槍》的音樂必須改掉,我們當時用電子音樂,找中國當時非常不錯的電子樂隊,我自己非常感動,那是很大的電影節,我現在有時候經常後悔,我當時拒絕改音樂,說應該用中國的樂器來配,我們就選進主競賽 單元,我沒有改音樂。我老在想,我為什麼老那麼不懂事呢?因為那時候他們看中國,覺得中國電影有很多中國的文化符號在裡面,我那時候作為年輕導演拍戲的時候在電影中記錄當下的中國,不需要在電影中放下笙簫竹笛的東西。我特別喜歡摩根說的話,現在流行和娛樂也許會成為未來的文化,我特別喜歡這句話,他幫我打 開一道門,那句話幫我卸下很多包袱,我們可以創造一種電影文化,這是很重要的。我拍的另外一部電影也是中軍支持我的,很有緣分,《可可西裡》,讓美國很多制片人,包括《南京!南京!》,這是他們知道我的原因,那時候中軍去瞭西藏,好像被抬下來瞭,躺在沙發上要見過,我去瞭以後中軍說有一個好題材要拍,我說 很喜歡,那時候公司的頭牌是馮小剛,我說為什麼不找馮小剛導演?他說他身體不好。蘇彥韜:大會給我們的題目是中國電影和文化的未來,請張紀中先生談一談現今的中國媒體和您之間助力和阻力是什麼?王中軍:不是身體不好,而是你年輕,我去可可西裡高原反應特別厲害,我說你身體好,非常年輕。陸 川:那部戲雖然票房不是很好,《可可西裡》後來在美國影評打分非常高,打到8.7分,一度打到9.3分,而且被美方,哥倫比亞賣給國傢地理,國傢地理聯合一塊發行,作為迎接胡錦濤主席訪美那一天全美首映。我印象很深,下飛機張局長拿著報紙,上面半版都是《可可西裡》的影評,說你小子踩狗屎瞭吧,這是傳媒公司故意的。我覺得電影傳遞正能量能夠起到很重要的因素,中國電影可以通過這一次中國電影市場的繁榮和中國電影公司的強盛走出去。張紀中:電影本身也是一個媒體,應該是這樣的,助力也好,阻力也好,怎麼看這個問題呢?我覺得主要的問題不是媒體的推波助瀾就能夠使這部電影有多高的票房,或者媒體給你很不好的評價就沒有很好的票房,我覺得最重要的是電影的本身是不是能夠有一種感動,是不是能夠打動人心。更重要的我覺得電影是一個口碑,口碑 很重要。我們拍電視劇也是一樣的,如果能夠形成大傢茶餘飯後每天談論的問題,媒體會找你,而不是你找媒體,你找媒體給你一些幫助,或者給你一些批評就能夠怎麼樣,最重要的還是你選擇的東西,你選擇的題材是不是能夠走到每一個觀眾的心裡,打動每一個觀眾的心裡,這是重要的。現在有些導演選擇這個東西,一來當 然投資也有問題,投資也不高,這些電影開始獨辟蹊徑,走一個冷門,有沒有這樣的冷門現象?當然有,很小的投資拍瞭一部好電影,美國也有,但不能成為代表性質的東西。他才真是走運瞭。不管怎麼樣,這中間一定有打動人心的地方,電影也好,電視劇也好,題材和你表達的東西最重要,媒體會幫你的忙或者不幫你的忙, 如果好瞭的話,這才是最根本的東西。王中軍:肯定還是正面多一些,現在新媒體這麼多,微博、微信、社交群體、社交網絡,互聯網對群體有很多改變,不是改變拍攝方式,而是營銷方式。一個電影必定是產品,拍得再牛放在傢裡自己欣賞沒人知道,還得有一個推廣出去,讓大傢進電影院的結果,媒體是正面的。看心裡什麼狀態瞭,罵你,現在中國新媒體上罵人的 比例比較高,你得想你幹這一行挨點罵是正常的,我們盡量理解,總體我覺得是起步的,幫助電影迅速形成討論。你說這個好,你說這個不好等等,我覺得輿論環境是這樣的。電影也在改變著很多東西,還說以《手機》為例,我們前幾天在互聯網峰會上,很多IT老板們都提到《手機》這部電影,覺得藝術傢很有想象力,那時候沒有定位,馮小剛導演已經想到定位,今天手機更可怕,你的所有隱私24小時跟著你走,沒有人敢把自己的手機給別人看。藝術作品有意思,就像美國很多科幻片把很多武器描述得非常好、非常有意思,20年實現瞭。《大腕》一句臺詞,成本2000美金起,要賣4000美金,我當時想真敢吹啊!電影的前瞻性,為什 麼觀眾愛看電影?我記得臺詞說的是賣4000美金/平方米,那是北京啊!所有觀眾都覺得有意思,但是沒有可能,今天4000美金的房子在海南買不著瞭。我們這些人,就像摩根說起李小龍的時候他那種興奮,那種心情就是這個行業的魅力,挨點罵也值得。蘇彥韜:同樣的問題王中軍先生有什麼見解嗎?蘇彥韜:因為是東西方文化的論壇,做一個小小的測試,請李察-安德森談一談,如果未來你和王中軍先生合作電影,你對老板提三個問題,王中軍先生同樣的問題也回答一下,你請他拍電影會提出什麼三個要求?李 察-安德森:世界上很多小的細節取決於影片,很重要的一點是我們會聚集在一起,我們共同決定究竟是什麼電影,風格是什麼、題材是什麼?故事是什麼?有時候一個工作室應該是某一個電影,導演說應該是另外一部電影,制片公司和導演會存在分歧。另外我們有各自的立場,他關心資金的問題,我關心藝術角度的問題。我 過去負責後制作公司,我知道錢對於電影制作很重要,不能讓自己瘋狂的沒有辦法拿到錢,但必須要有合適的藝術傢,應該理解他們。第三,我希望,或者不是說希望吧,我需要他保護未來的電影,因為技術在發生不斷的變化,我擔心很多數字化電影在以後不是可讀的,可能就失蹤、消失瞭,就像過去那些電影一樣徹底消失 瞭,我希望所有的電影都能夠在未來被完整的保存下來,這樣30-40年之後我們也能夠看到各種各樣的電影,我們40年之後電影可以出現在好萊塢。王中軍:他說的問題我沒有特別清楚三個段落從哪裡分,他認為導演和投資人形成矛盾,這是社會現象,也是行業的現象,我個人認為這個矛盾非常容易解決。投資人既然用這個導演就要用他的風格,你非要改變他何必要用他?一個電影的核心是導演文化,一個電影的成與不成,對所有的人員,對社會、對演員,對故事,甚至價 值觀的理解導演是核心。制片人是什麼?無論是制片人還是投資人,要完成優點。顧長衛導演多年拍《孔雀》,市場沒有賣得非常好,現在顧長衛導演加入華誼兄弟,我不能說你應該拍喜劇、娛樂,那不是顧長衛,既然敢用顧長衛就抓住他對社會理解的東西。華誼兄弟完善原來顧長衛導演在市場上的溝通方式,所以第一個問 題對我來講不是問題。第二個問題我沒有特別聽清楚,希望我拍的電影用各種技術保留下來,我非常感謝,我是一個畫畫的,我現在還是在畫畫,不小心當瞭電影公司的老板,我什麼都信團隊,我們公司有一堆人管檔案,用最新的技術逐漸把華誼兄弟十多年來走過的路全部留下來,可能過多少年,像拍《可可西裡》,我印象 700萬人民幣拍的,那麼艱苦的環境,我印象回來之後陸川都有點病態瞭,和正常人不太一樣,在高原待的。他兩個戲,那時候年輕,第一個戲回來很緊張,進剪輯室也非常緊張。《可可西裡》到現在10年瞭,10年前我就覺得那個題材是關註環境,如果那個電影當時賣得非常好,人們因為那個電影影響瞭關註環境,我們天天說河臟,說環境問題嗎?電影導演的魅力,電影導演就是這樣的。怎麼呼喚老百姓關註的話題。回答他的問題,我盡心保護。我對技術人員沒有要求,發揮最好 的東西,假設這個片子能夠聘得起他,就用他最大的才能,不知道貴不貴,因為不太瞭解。蘇彥韜:同樣的問題問安德魯·摩根先生,如果你和陸川先生合作拍戲,彼此有沒有什麼要求?安德魯-摩根:我每一次和導演合作問題是一樣的,你想拍這個故事,我們的市場在哪裡?為什麼我們想拍這部片子,這是第一。第二,我們花瞭多少錢?估計可以賣多少票房?第三,為什麼這部片子那麼特點?我們的賣點從哪裡出來的?為什麼老百姓上來看我們的片子?其他無所謂。王中軍:摩根說出制片人的精髓,問導演,導演自high,讀劇本瘋瞭一下,我和他的角色一樣,你覺得觀眾high在哪?你覺得興高采烈,觀眾為什麼高興?制片人願意問要用多少錢拍?所有人都說拍電影,我最關心用多少錢拍?如果用天大的故事,我說多少錢?這句話非常重要,你說什麼都沒有用,如果你說我特別好的 故事,用5億人民幣,我就不敢拍,因為中國賣不瞭那麼多錢。我也算制片人,他也算制片人,對於導演一句話,這麼多錢拍得下來嗎?你有什麼承諾?沒有別的承諾,房子賣瞭也沒有那麼多錢,而是人格的承諾,要5000萬拍最後拍瞭8000萬。陸 川:我做瞭四部片子,在市場上成敗教訓都有,作為一個還算是年輕的導演,我們在市場上學習,跟市場對話,跟制片人交流的經驗。而且正巧的我正好在做年輕導演的監制,真正意義上做監制,前兩天在廣州幫他拍戲。在廣州我最焦慮的就是別超期,別超支,而且拍戲的時候年輕導演想拍一些特別有創意的部分,那些部分在 電影中使用幾秒鐘,會花一個下午拍,真正的故事情節放在後面拍。有時候人要換位思考,我很感謝這次機會做一次監制,我突然發現我懂瞭很多在做導演的時候不懂的事情。《王的盛宴》也好,《可可西裡》也好,《南京!南京!》也好。我拍第五部電影的時候會對以前的總結有一個新的答案放在我的電影裡,我想制片人提 問題就是一個,我希望摩根和中軍把制片人所有的工作都做瞭,導演就做導演的事情,有時候在中國做導演特別累,做很多、很多導演以外的工作,扛很多事情,我不想做這個事情。去年去瞭6次洛杉磯做一個面試,我發現在洛杉磯大街上有2000個左右的導演,你接受他們系統挑選的時候要非常嚴格的按照他們的制度,一項一項提報對導演要求的時候,那時候做導演被嚴格限定在一個區域裡,不需要談投資或者其他的事情,隻需要做導演專註的事情。如果要提一個要求,希望在未來 的電影中能夠隻做導演的事情。安德魯-摩根:我有一個補充,現在導演在中國是非常辛苦的工作,他們跑來跑去,安排錢,大部分的制片人不是專業的制片人,我說制片人,我是美國制片人,我應該負責錢,安排每個演員的合同,給他預算,讓他拍非常漂亮的電影。也要控制他,如果超過成本也是我的責任,如果不理我,我就開除他們,在中國沒有這樣的, 這是美國的做法。慢慢我發現中國開始改變瞭,我估計過3、5年之後也有非常專業的制片人,現在要求我投資錢,我是制片人,有時候做制片人也不太清楚我的地位在哪裡,在美國非常、非常清楚,在中國的方法導演是老板,大部分的制片人不能跟導演吵架,不能反對導演。這是中國電影協會最大的矛盾。蘇彥韜:張紀中先生既是制片人又是導演,他自己可以管起來,您怎麼看待這樣的問題?接一個項目的時候。張紀中:我站在導演的立場上做制片人,這是我這麼多年的經驗。就像他說的美國分工很細致,正是產業化的標志。到美國洛杉磯去看化妝公司,看電腦公司,看模型公司是專門做模型的,我去參觀這些地方,我專門做的是化妝、道具、服裝、制景都是非常專業的公司來做。中國這方面的差距很大,如果跟美國人能夠合作,我首 先要求團隊到中國來,為電影做出專業化的呈現。作為一個制片人來說,我覺得在中國電視劇制片人的權力更大,因為電視劇很長,需要三個導演、兩個導演來做,無疑統一電視劇的這個人就是像我這樣的制片人。因為我還和其他的制片人不太相同,我從劇本開始的創作一直到演員的選擇、班子的組建,所有都要經過你的手。 你在做這樣的事情的時候,你知道要拍成什麼樣的戲,你對導演有要求,我要求你達到什麼樣。很多導演不是我們限制瞭他,我們希望他能夠爆發出更大的火花來,我限制不是我不給你設備,不是這樣的,中國有沒有這樣的?有這樣的,現在的問題更多在支配預算當中所分配的比例嚴重失調,演員拿的錢太多,落到制作上的錢 太少。這是巨大的矛盾。每個人都在講這個事,每個人都在無可奈何的往下做。美國有一個規則,他也在漲錢,但不是無限度、100倍的漲,說這部錢幾千塊,下 一部就十幾萬,能夠以這樣的速度來漲,我覺得這是兩個國傢完全不同的規則。我們無規則。蘇彥韜:在座各位有沒有問題提過在座各位嘉賓的可以舉手。提問:謝謝主持人。陸川導演,我想問一個問題,作為普通百姓看一部電影是否好、是否壞基本上都是依據個人的喜好、口味,作為專業的電影人您心目中的好電影應該具備哪些條件?謝謝。陸 川:我在傢什麼電影都看,我們傢裝瞭機頂盒,有付費電視,我什麼電影都看,這是我經常反省的地方。我經常看娛樂片,為什麼我拍的時候老選擇不娛樂的電影,我看很多、很多娛樂片,也喜歡娛樂片。我們在電影學院的時候特別憧憬一些大師的作品,類似於黑澤明的,會影響到我精神層面的東西,還有庫佈·裡克,我們有 對經典電影的崇敬。我們是那個時候起來的電影人,拍《南京!南京!》想拍黑白的,作為一個敬禮。我拍瞭四部電影,跟市場轉化為一個更簡單的說法,和觀眾的對話。《王的盛宴》在媒體眼裡是特別個性的電影,我個人認為不是特別挑戰觀賞的,可能我選擇的講述方式和當下大傢喜歡的電影敘事方式脫節,在這一點上我肯 定有問題瞭。這個電影之後我自己跑出去一個多月做一個痛苦的反思。第五部電影我帶著思考做的新嘗試,在我的內心中我比較崇敬這樣的電影《辛德勒的名單》、《教父》我認為達到藝術和商業高度結合,我希望有生之年做出這樣的電影來。提問:謝謝,我來自中國日報。我有一個問題想問摩根先生,你知道中國的民營企業萬達集團去年購買瞭AMC,這傢公司準備兼並其他的公司,比如說英國的公司,希望能夠打入歐洲市場,我們知道對中國電影來說銷售渠道、分銷渠道是走出去的障礙,你怎麼看待萬達收購AMC?安德魯-摩根:我很高興萬達在美國電影院投入大量的資金,這是美國電影院急需的,因為他們的處境非常困難,無論他們是否進入歐洲,具體的答案我不太確定。但是我認為真正劇院的老板並不擔心是來自哪個國傢的電影,他們關心的是票房。我們必須要解決這個問題,也就是說讓更多的美國觀眾看中國的電影。有兩個簡單的 障礙,這兩個障礙非常簡單的證明瞭美國人為什麼不願意看中國電影。美國人很懶,他們不願意讀字母,無論是中文、法語、西班牙語或者日語,美國人很懶,他們喜歡看英文電影。第二,美國人不喜歡看到電影嘴唇、語言和文字出現速度上的脫節,這樣美國人也不願意看。哪個國傢的人是電影院的老板不重要,是因為美國人 比較懶。另外一點,我覺得很多在中國制作的電影需要被更多的觀眾,比如說美國的觀眾所觀看的。但同時在美國的分銷公司,或者說出售電影的公司因為成本非常高,他們不願意在沒有辦法得到票房收入的保證之前就把電影賣出去,就像剛才王先生講到的馮小剛導演的電影《集結號》,還有《投名狀》也是這樣,我看到《集 結號》我給馮小剛打電話,我說你拍的電影比我拍得好,我是真心的,我買瞭盜版的DVD帶回美國,我把電影給很多朋友看,他們都是好萊塢導演和制片人,我說 這是中國電影的質量。美國人不相信,他說為什麼看不到這些電影?因為我的朋友是負責創作電影的,而不是分銷電影的。最近萬達購買AMC之後,《泰囧》準備 到美國上映,這個電影沒有受到美國的觀眾,沒有任何宣傳,在星期五的時候在美國電影院放映,星期一就關掉瞭,人們沒有去看,因為分銷公司並不願意美國人願意看中國的電影。坦率說這想到瞭1972年的時候,當時美國人最先看到中國的功夫片,一扇大門必須要打開,這是需要時間的。王中軍:他說萬達整合AMC這件事,我覺得從長期來看肯定是一個有前途的事情,因為美國經濟也不好,歐洲經濟危機,中國融錢的能力各方面都挺強的,這是一個機會。我覺得要有時間,不會電影院是你的就是賣中國電影,這是百分之百的,電影院就像百貨商店,擺可口可樂還是中國礦泉水,是消費者隨手一拿,不會因為商 店是中國人開的就拿中國的礦泉水。剛才說《泰囧》,萬達是院線的最大老板,和這個完全沒有關系。再一個,我覺得電影院語言,未來中國電影面臨這個問題,中國未來的電影公司超級強大以後,投資能力和整合國際演員的能力非常強,甚至大導演的能力非常強,中國能力在市場上再走一步很有可能拍英文片。我自己拍過 《功夫之王》,李連傑和成龍的戲,用美國導演,除瞭成龍和李連傑說中文,那個戲拍得中流水平,甚至低一點,但是在美國賣得非常好,因為說英文,賣瞭 5000萬美元。中國最好的電影成績在美國多少?48萬美金,那個是5000萬美元,所以我認為語言未來是最核心的問題。提 問:我的問題和摩根先生和王中軍先生,我是中國京劇藝術傢,我在歐洲工作瞭十幾年,我在歐洲劇院做導演,我相信跟你們的工作性質差不多一樣,在歐洲劇院裡工作有一個很正規的體制,誰該負責導演,誰該負責找錢,誰該負責演出,誰選擇聘演員,每個環節不需要我這個導演考慮和思想的。回到中國以後我覺得很累,如 果我要導一部劇要把所有東西搞定,搞定政府、劇場,演員、佈景、服裝,演員吃喝你都要考慮到,所以出成品、出結果和作品精致度會受到影響。想問王中軍先生,你對未來中國藝術的經理人制度是怎麼考慮的?有什麼更好的建議?我想問摩根先生,您對中國電影的跨文化交流,也就是語言是最重要的,這個我十分理解, 文化的跨越有什麼更好的建議?謝謝。王中軍:你剛才說回國之後跟在海外當導演不一樣,既然願意回來樂趣更大,你喜歡這種累法,喜歡組織錢,喜歡找演員談,跟大傢溝通,我覺得這是很正常的。既然你在國外當導演那麼輕松,你回來幹嘛啊?中國有中國的特色,中國的導演不是純導演,中國導演是執行制片人,這是中國文化,中國導演不定演員瞭,這個導演傻 瞭,覺得不會幹瞭,這是中國的特點。現在中國的分工越來越專業,導演現在起碼不找錢瞭,正規公司導演不找錢、不花錢,馮小剛導演絕對不管錢怎麼花,就是制片主任管,現在叫執行制片人。找演員多少錢,合同不用導演幹,導演有面子,導演請演員說500萬,說一句話350萬唄,導演是有價值的,這不是他的職責, 中國的分工職業經理人越來越強,我們公司演員沒有當合同的,我們公司有80多位明星,沒有一個演員自己談片酬,都是職業經理人在做。今天為止導演不自己談 片酬,逐漸成熟以後都會有一個為自己服務的助理,有面子問題。我管你要2000萬,他說1500怎麼辦?他們談唄。京劇需要你這樣的人,累一點,唱一臺戲 8個經理人,錢哪裡來?你還是得累一點。安德魯-摩根:我和中國導演,或者中國的制作公司,現在他們比較開放的,現在問題是找到一個好的故事,故事有兩個市場,國內的市場還是海外的市場?這是口味的問題。我的意見覺得很牛,他說沒有那麼特別,那怎麼辦?如果不同意就不拍,這就是溝通的問題。提問:我的問題想問王中軍,您決定在海南設立電影公社,什麼時候進行?第二個問題代表成千上萬喜歡動漫的年輕人發問,喜歡動漫的年輕人熱情高漲,但中國動漫產業的發展比較低端,沒有好的作品,您的公司會不會進軍動漫產業?如果進軍是不是從支持漫畫傢開始?王中軍:第一個問題非常簡單,隻是一個生意,我前天進現場,非常驚訝,沒有想到這麼快的工程,電影美術師完成模型,建築師完成建築設計。這個案子從去年博鰲亞洲論壇的啟發,隻有一年時間,我們的街已經封頂,今年春節會開街,我帶著非常高的期待,電影在中國是不是能夠走出不同的路來?謝謝海南當地各方面的支 持。第二個,動漫最容易讓老板掌控的,對明星沒有依賴,你創作好的動漫人物是好的商業模式,但中國其他的動漫產業沒有技術支持,沒有非常好的動漫小說、動漫產品,美國最火的動畫電影都有非常好的文學基礎,多少年來支撐。我們現在想假設孫悟空,我覺得孫悟空有可能會變出來,今天《西遊》也賣瞭12億。我昨天 和騰訊的Martin聊,騰訊有強大的遊戲產業,騰訊是這麼大的遊戲產業鏈,有沒有一款玩傢之多,假設騰訊和華誼兄弟合作,未來開辟3、5年出一部的產品,可以做出特別牛的動漫電影,這是我想的。一個大的電影公司非常依賴於系列的,一個電影公司的成熟不是天天創作、天天創新、天天發現新導演,像美國幾個大公司自己依賴自己的系統,有《鋼鐵俠》、《蜘蛛俠》,《007》,馮小剛是華誼兄弟的電影,我們今年會有狄仁傑,會拍《手機》2。現在全世界是品牌世 界,沒有品牌發《泰囧》人傢不名單,發鋼鐵俠很多人追著。在中國拍《手機》2還用說嗎?想象10年互聯網的成本,拍《非誠勿擾》3還用說嗎?這個生意已經 成功瞭,隻是故事怎麼寫。動漫是大電影公司都會絞盡腦汁想辦法開辟一個新東西來,但抱歉我現在沒有找到,我一定努力找到。提問:跨文化的電影怎麼制作?李察-安德森:像我拍的《尖峰時刻》,任何電影必須給人娛樂的方式,不是宣傳什麼事情,你發一個信息發電報吧,必須給觀眾一個娛樂性,這非常好。不要說看這個,我們就要宣傳這一點,這不行。蘇彥韜:最後請五位嘉賓每人用一句話小結在文化產業全球化道路上,電影和傳媒在你的電影中所扮演的角色,請張紀中先生開始。王中軍:站在自己的角度,站在自己的位置,機會很好,多做貢獻,多做努力,更理想一點,希望拍出英文版的《集結號》和《天下無賊》。安德魯-摩根:今天的娛樂是明年的文化,我們不應該怕,我們的機會越來越多,請放心。李察-安德森:我想在未來因特網、互聯網和其他大眾傳播的技術能夠幫助我們的電影制作,因為電影是一個非常專門的,我們不要放在一個、兩個電影院,他們可以在任何地方觀看電影。陸川:作為一位電影導演尋求自己個體的改變和突破也是為整個的環境貢獻一個微環境的變化,聚沙成塔。張紀中:電影文化如何國際化,我認為中國文化和美國價值並沒有根本的區別,我這樣看,隻是我們表達的方式不同。就像摩根說的,電影本身是世界的,電視劇是華人世界的,電影真的是一個世界的電影。電影應該成為一個世界性的,而我們現在大部分都是中國電影,因為有中國市場做這個比較簡單。我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能 夠使中國的文化借助中國的市場能夠蓬勃發展。蘇彥韜:謝謝各位嘉賓,本場論壇到此結束,感謝各位的光臨。var page_navigation = document.getElementById('page_navigation');if(page_navigation){ var nav_links = page_navigation.getElementsByTagName('a'); var nav_length = nav_links.length;//正文頁導航加突發新聞 if(nav_length == 2){ var emergency = document.createElement('div');emergency.style.position = 'relative';emergency.innerHTML = '

二胎房貸銀行二胎年息博鰲文化分論壇文字實錄

內容來自hexun新聞
    民間二胎 民間二胎房貸利率怎麼貸款比較會過件二順位房貸資格土融建融台南南化土融建融花蓮房貸利率比較二胎年息土建融新竹寶山土建融南投建地貸款網路銀行二胎年%

整合各家銀行貸款方案(免費諮詢看看):

http://bossbank.com.tw/

    民間二胎 民間二胎房貸利率怎麼貸款比較會過件二順位房貸資格土融建融台南南化土融建融花蓮房貸利率比較二胎年息土建融新竹寶山土建融南投建地貸款網路銀行二胎年%
    民間二胎 民間二胎房貸利率怎麼貸款比較會過件二順位房貸資格土融建融台南南化土融建融花蓮房貸利率比較二胎年息土建融新竹寶山土建融南投建地貸款網路銀行二胎年%

, , , ,
創作者介紹

bvc692d9i3的部落格

bvc692d9i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